当前位置:首页>业务园地>党史博览>史料征编
 
长沙县茶业的回眸与展望
发布时间:2017-10-11 10:24:44    文档来源: 字体: (双击滚屏)


中国是茶叶的故乡,饮茶是国人的习惯。长沙县的茶业曾有过辉煌的历程。蓬勃发展的今天,机遇与挑战并存,如何审时度势,把这个传统产业提高到一个更高的水平,是我县茶人必须思考的问题。

一、昔日的曲折历程

长沙县茶业,从古到今的三千年间,走过了三段曲折发展的历程。

1、从远古走来的饮品。据历史记载,我国古时的茶业,经过了“发乎于神农,闻于鲁周公,兴于唐而盛于宋”的过程。可见,茶从发现应用至今已有数千年。长沙县茶叶栽培始于西汉。唐代,县人饮茶已成时尚,潭州刺史张渭有“饮茶胜饮酒”句。宋代,湖南茶税达247万余斤,长沙、善化为主要产地之一。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有“楚之茶,则有湖南之白露,长沙之铁色”之记载。清代,红茶有较大发展。同治、光绪年间,长沙县茶叶产地以高桥、金井一带为主。高桥向为省内外茶商云集之地,鼎盛时有茶行48家,即民间所传“高桥四十八条秤”。

丰收的茶叶,繁荣的市场,给茶乡人民带来了福祉。每年春茶上市,高桥一带热闹非凡,“高桥高,比天高,三月茶市踩高跷,一个小孩桥下掉,五月端阳落船艄。”好一个热闹的茶市。

2、民国时期的萧条。民国初期,长沙县的茶业曾一度萧条,原有的茶行濒于绝迹。1922年,高桥的茶行恢复到10家。1932年,湖南茶事试验场,在高桥增设分场,邻近各地争相栽植。1932年,长沙县产茶1.85万担。1933年全县植茶面积达1万亩,产茶2.10万担。1935年,高桥、金井等地开设茶行15家,出产红茶7701箱(每箱60斤)。抗日战争时期,茶叶生产又一度下降。1942年,全县产茶仅5000担,高桥、金井沿河的茶庄也毁于战火。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全力发动内战,不顾群众生产、生活,茶叶生产进一步下降,1949年,全县只产茶2100担。

3、解放后快速发展。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高度重视经济社会发展。茶叶生产由主产区向全县各乡发展。1958916日,毛泽东主席在安徽舒城视察,发出“以后山坡上要多多开辟茶园”的指示,从1958年起至70年代末,全县普遍开荒种茶,茶园遍及全县岗地、丘陵、低山,并由个体分散种植转变为集体专业经营;由丛式间作老式茶园改为横坡等高条播或等高筑梯条播专营茶园;茶叶品种也由单一的传统品种向多种优良品种发展,先后引进了福鼎大白、广东水仙、白毫早、槠叶齐、湘波绿等。至1989年,全县先后建立了339个乡、村茶场,23个茶厂,并购进了一些茶叶加工机械。全县产茶1794吨。为了推进茶业的科技进步,19914月,我县还派出开慧茶场的范季明到日本鹿山岛专门研修茶业三个月。这一期间,金井茶厂是全县茶业的领头雁。他们不仅创造了亩产干茶千斤的高额丰产片纪录,1986年还获得国家经委“国家质量银质奖”,1988年又从首届中国食品博览会捧回“金杯”。省高桥茶场1964年生产的高桥银峰送到北京城,郭沫若为其作诗:“芙蓉国里产新茶,九嶷香风阜万家……”何香凝为其作画:“梅花”。高桥茶叶一时享誉海内外。

二、今天的产业支柱

进入新世纪,随着长沙县“领跑进军”、“南工北农”、“强南富北”发展战略的实施,茶业已成为全县农业生产中的支柱产业。2016年,全县茶园面积达到9.36万亩,产茶2.57万吨,总产值超10亿元,出口创汇超1000万美元。一个有近10万亩土地流转,几千人常年从事的茶叶产业,给茶区人民带来了丰厚的收入。

长沙县茶业发展到今天,已呈现三大特点。

1、建成了有机茶园基地,实现了三化。一是规模化。县域北部乡镇形成了从春华到北山的百里茶廊,且都集中连片。金井镇的金井茶场和湘丰茶场的飞跃片区已连成片,数千亩清翠欲滴的绿浪汇成了茶的海洋。与县域外联营的30万亩茶场,覆盖了湘西、湘南茶区和云、贵、川、鄂山区茶乡。二是良种化。全县10万茶园,经过多年的更新改造,原有群体品种已全部更换为优良品种。除早些年引种的外,近些年又新引种了碧香早、黄金茶和桃源大叶等。品种的优良化,为茶叶品质的提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三是无害化。通过多年努力,县域内几个大茶园施肥都改无机为有机,病虫防治改化学防治为物理防治和生物防治,有效降低了农残,确保茶叶品质的安全。

2、创立了高档品牌,囊括了三个头衔。品牌是商品的生命。长沙县的茶人十分看重品牌的创立。一是古字号招牌。“金茶”不但摘取了长沙老字号招牌,还成功申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二是国字号茶园生态牌。湘丰茶场飞跃茶叶基地为中国科学院唯一一家有机茶示范基地,被评定为国家级茶叶标准化示范基地。湘丰茶场还获中国美丽田园景观企业的美誉。金井茶场亦被评定为国家级标准化茶园示范基地,农业部全国三十家标准最美茶园示范基地。三是茶叶国字号品牌,金井茶叶和湘丰茶叶于2008年和2010年先后获得中国驰名商标称号。金井茶叶曾多次获得国家银质奖、国家农业部金质奖和农业部农业企业先进单位称号。湘丰茶叶近年在中国茶业产业综合实力百强企业排名第6位,获国家级茶叶标准化示范企业。2016年被认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高桥的鸿大茶叶最近被国家认监委审核通过为“三同企业”(三线、同标、同质),专事生产出口高桥红茶、高桥绿茶。

3、实现了产业融合发展,促进了三次产业同飞。经过几年的快速发展,长沙县各个茶业企业均在发展一、二、三次产业中取得突破性进展。第一次产业中的茶叶种植,除了有序扩大自身茶园的开发,还稳步推进了与外地茶园的联合,弥补了茶叶资源不足的问题。第二次产业中茶叶加工,不仅逐步加快了机械化的进程,拥有了全国首条炒青绿茶自动生产线,更在提高品质,创立优质品牌,生产更多茶类上做文章,把绿、红、黑、花和边销茶都上齐了,以适应市场需要。第三次产业是产品销售,在茶叶商贸这一块,不仅称霸了全省,并把更大的功夫下在了边疆和国外。目前全县的几家茶厂,已在五大洲近三十个国家开辟了市场。茶旅融合是近些年新亮点。茶香小镇金井,充分利用了长沙县全域旅游的开发,把茶业与旅游有机结合起来,让来茶乡的游客在观赏风景如画的茶园时,可以在园中池塘垂钓休闲,在茶园露营,也可以亲手採摘鲜嫩的茶叶,到加工车间由制茶师手把手教你搓茶,做成鲜美的茶品,带回去供家人友人分享。还可以到茶艺厅,看一看茶艺表演,喝一杯新茶,购走几盒茶叶。光是湘丰集团,2016年茶园旅游,引来游客有30余万人,旅游收入达3700万元。特别可喜的是,湘丰集团还通过引进技术办起了茶机制造厂,2016年,茶机销售收入过了亿元。

长沙县的茶业发展到今天,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这种快速的发展,首先是得益政府的惠农政策,长沙县委、政府把推进茶业发展作为致富北部农村的重要选项,给予了大量的项目资金支持。其次是茶企大力引进人才和技术,增强了自身不断创新和发展的能力。再有就是几代茶人的艰辛付出。王茂聪是金井茶场的开创者,退休后把事业传给儿子王松力。王松力年届七十,从鸿大茶厂退休后,又把自己一生积累的有关茶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传给了女儿王露,让她当上鸿大茶厂的老总。乡镇企业体制改革后,周长树成了金井茶厂的掌门人。他全身心投入了这个产业,为了后继有人,便把儿子周宇送到湖南农业大学攻读,学业有成后,回到茶厂做父亲帮手。长树同志七十岁了,儿子当了金井茶叶的老总,子承父业。湘丰茶叶,是长沙县茶叶的后起之秀,老总汤宇,经过近20年的拼搏,现在成了长沙县茶业的大哥大,为了让这个产业走得更远,飞得更高,他早有打算,把子汤程霖送到英国攻读企业管理学,学成后回到湘丰茶业集团,担当重任,多么难能可贵的事业心和责任感。

三、未来的宏图展望

长沙县的茶业作为一个农业的传统产业,发展成为今天的现代企业,不容易。但任何事业都不能一帆风顺。当前遇到了什么困难,有什么问题,今后路如何走,必须认真思考与探索。

挑战与机遇并存是总趋势。目前存在的挑战主要有三:一是本县茶叶种植面积出现了萎缩。上个世纪末,乡镇业改制,乡镇级大型茶场实现股份合作制后,茶企有较强发展欲望,不断新开茶园、向周边承包茶园,使茶园经营面积不断扩张。如湘丰茶场由初始阶段的千余亩,如今已达到5万亩。全县的茶园面积至2009年达到91050亩。可从2010起以后,由于劳力成本不断攀升,且鲜茶售价无法提高,种茶成了亏本买卖,许多原有村、组小茶园,生产无法维继,逐年退化。再加上以前茶乡农户承包坡地丛式间作的老式茶园的荒芜或退耕还林,这几万亩茶园消退了。到2016年这8年间,全县的茶园面积统计数是9万多亩,但实际採摘面还不到这个数。

二是劳动成本不断攀升。茶叶生产是属农业生产范畴,目前生产的水平还是以手工劳动为主,茶园的常年管理,鲜叶的手工採摘,劳动成本的付出越来越高,不堪重负。尤其是清明、谷雨前后的採茶旺季,鲜嫩的新茶採不回来,老死树上,是茶企的头痛的事。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不得不把採茶工资一提再提,并动用一些大型客车,到浏阳、平江、汩罗等周边接送採茶工。万不得已,还把学生请到茶园搞生产劳动实践。有一位茶企的副老总坦言:“我们的这茶场原有的採摘面积1600亩,光指茶场这一块核算,每年要亏100万元。现在我们采取收缩政策,把边远的、园象差的600余亩放弃了,少点面积少亏点。”劳动成本攀升已开始制约茶企的发展,必须认真面对。

三是茶叶品质要求越来越高。茶叶是直接饮用的食品,关乎人们的身体健康。从前人们对饮品安全生产重视不够,茶园曾常使用化肥和化学农药,给茶叶留下了农残。现在人们很看重健康食品,党和政府高度重视食品安全生产,外贸出口茶叶更是要求苛刻。今年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对出口产品企业要进行同线、同标、同质的三同认证,要求更严了。一个有生命力的茶企,必须把好食品安全这一关。

挑战总是伴随着机遇相向而行的。谁直面了挑战,迎难而上,改革创新,谁就抢占了先机,就会迎来一轮新的发展,长沙县的茶人正在开创这个新的局面。

1、拓展茶商贸易空间,向三贸进军。长沙县茶叶贸易,原来的结构比较简单,产品以绿茶、红茶为主,绿茶销内,红茶销外。近年来根据国际国内市场的变化,茶叶贸易应向内贸、外贸、边贸同时进军。按市场需求,茶叶产品除原有的红茶、绿茶外,开始增加了黑茶、花茶和边销茶的生产加工。在销售渠道上除了不断扩大内地市场,以更大的力度做大做强茶叶外贸,开始把触角伸到了五大洲近30个国家和地区。湘丰茶叶还在英国等地设立了办事处。高桥的“鸿大”和春华的“怡清源”从今年起,生产的全部是出口茶,成为做外贸茶的专业户。外贸茶叶品种,也已开始由原来的红茶为主,扩大到红茶、绿茶、黑茶、花茶并行的格局。边销茶,是长沙县传统产品,北宋时开始茶马贸易,风行甚久,后来没落了。现在边销茶出现了良好势头,长沙县的茶人适时抓住这一契机,开始加工边销茶,做活边销贸易。

2、立足茶业科技创新,走三化之路。茶业生产只有通过科技创新,走标准化、机械化、多元化之路,才能适应今天市场竞争烈、质量要求严、劳动成本高的挑战。一是标准化。茶叶的标准化,就是为了保证茶叶产品品质制定发布并实施与茶叶有关基础、产品、卫生、技术和管理的标准。茶叶只有实施了标准化生产,茶叶才能赢得国内外市场的认可。实施标准化生产必须打好茶园基础,改良土壤,优化环境,有机化培管,无害化生产。採摘、加工和包装过程中必须清洁化管理,使生产的茶叶产品符合国家标准。金井茶叶和湘丰茶叶已成为国家级茶叶标准化示范企业,但是茶叶生产的全过程,特别是联营茶场都能达到国家标准,还有大量工作要做。二是多元化。传统的叶业,就是种茶、做茶和卖茶单一产业链。要适应新的挑战,把茶业做强做大,要走多元发展道路,即以茶为核心,走茶叶、茶旅、茶机、茶具和茶元素提取等多项产业相结合。茶业与茶乡旅游的融合发展,正企合了长沙县全域旅发展规划,且已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头;茶叶生产的机械化,给茶机制造带来了企机。湘丰集团,已捷足先登,办起了茶机制造厂,还可向茶叶生产加工智能化方向发展;饮茶必用茶具,这是古往今来都有的市场,可不可在茶叶销售店和网购中增加各种茶具的展示和销售。另外还想提及的是可不可以与已在星沙设厂专门生产茶多芬、儿茶素的金龙生物或康宝莱联营。既使茶园修剪下来的残枝老叶得到充分利用,又能增加茶产品,获高额回报。三是机械化。茶叶生产的机械化是提高生产效力,降低劳动成本的最佳选择。茶园的生产管理和产品加工、包装,除了少数高档手工茶,必须由人手採摘嫩芽和手工炒、揉、烘外,都可使用机械操作,且我县湘丰茶叶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已能生产各种茶机,为我们实现茶叶生产机械化提供了企机。

走向合作经营模式,促三联发展。合作共赢是当天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它可以获得资源共有、科技共享、信息共通,从而使企业能够抢占先机,迎得最快最好的发展。一是茶园联营。本地茶园无法扩展,是我县茶业发展的一个制约因素,但外地茶园有广阔天地,我县已松散型联营的30万亩外地茶园,都地处山区,那里山高云雾多,造就了天然的种茶良好条件。那里的劳动成本相比我地又低得多,且他们茶叶资源虽多,但茶叶品牌少,销路不畅,能找到一个合作伙伴,是他们求之不得的。我们应抓住这一机遇,把这种联营联得更紧密些,特别是要帮助他们改良品种,进行无公害种植,按标准化生产,以确保茶叶质量。二是营销联网,在商业营销网络不断完善,互联网+越来越富丰的今天,一个地方几万吨茶叶要销售出去,必须要建立自己的营销网络,把打造农村电子商务平台和建设跨境电商同时推进。在这方面湘丰已做了有益的尝试,取得了一些经验。三是茶企联合。整合资源,优势互补,已是当今搞活、做强、做大一个企业的成功之道。前些年,长沙县的茶人曾设想过整合“金茶”。浙江省有“龙井”(茶),浙江龙井、杭州龙井、西湖龙井。我们长沙就不能来个“金井”赛“龙井”。现在长沙县的金井、湘丰、鸿大、怡清源四大家茶企,各有各的优势、资源、品牌和自己的营销网络,可谓四雄逐鹿。如果有一天,能够四家联姻,整合成一个茶叶集团公司,“金井”赛“龙井”,将指日可待。

随着长沙县“强南富北”战略的实施,北部茶乡的前景会越来越广阔。只要志存高远,准确定位,发挥优势,整合资源,就可以把长沙县茶业做成一个全方位的茶业大型企业,挺进全国同行业的前五强。

明日长沙县茶乡将更美。

 

                              周庆炎        2017518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长沙县史志档案局 技术支持:长沙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长沙县史志档案网 电子邮箱:csdaw@126.com
站长统计 | 今日IP[5] | 今日PV[9] | 昨日IP[11] | 昨日PV[38] | 当前在线[0]
备案信息:湘ICP000000000号